汇源果汁回光返照?

   2022-10-11 13:09:36 709

斑马消费 陈晓京

辛吉飞堪称食品行业的“带货王”。

他的一句话,让消失已久的汇源果汁重回大众视野,成为“科技与狠活”事件中,为数不多的受益食品品牌。

自去年初从港股退市以来,汇源果汁已经很久没有收获这样的殊荣了。虽然时下互联网对它的果汁产品加冕“没有科技与狠活”,但处在重整过程中的汇源果汁,目前仅剩下一口气。

就在上个月,重整投资人文盛资产给重整间接参与者国中水务发函称,对汇源项目尽调延期至今年11月中旬,再次给这个业内瞩目的重整案留下悬念。

告别朱新礼,汇源果汁还能支棱起来吗?

再次火爆

国庆长假期间,视频博主辛吉飞通过小视频掀起了食品添加剂的滔天巨浪,导致多个食品品牌陷入信任危机。

汇源无疑是事件中的幸运儿。

在视频里,辛吉飞表达了对汇源果汁的看法,总结起来就一句话:没有科技与狠活。

在他看来,汇源果汁在市场上份额持续走低,主要是没有用饮料科技,果汁产品滋味呈现出苦酸涩的水果自带味道,难以迎合消费者的口感。

这马上引来汇源官方旗舰店的回应,并称绝对没有给飞哥充值。这样的一次简单互动,引发网友劣币驱逐良币的讨论,迅速成为互联网上的热点之一。

有网友留言称,“去年过年还买了还是小时候的味道,好喝”,也有网友期待汇源能一直保持那种纯真的品质,做老百姓放心的产品。

也许,汇源果汁做梦也没想到,会因为辛吉飞的一句话,再一次受到消费者的褒奖。

去年尚在申请破产重整期间的汇源果汁,在河南水灾中捐赠价值百万元饮用水和果汁等产品后,就遭遇一大波野性消费。网友们刚买完鸿星尔克,马上涌进了汇源果汁的直播间。

据飞狐数据,汇源果汁开了两场直播,累计销售突破亿元,增长粉丝千万,多款产品售罄,以至于出现不少商品只能先拍下,一个月内发货的火爆场面。

从巅峰到谷底

创始人朱新礼曾对外表示,汇源果汁长期以来都坚持用水果现榨,保障果汁的纯度。就是这样一家企业,在此前30多年发展过程中却是跌跌撞撞。

伴随着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食品工业发展,汇源果汁、维维豆奶、娃哈哈等一众国产品牌兴起,它们的发展路径近乎相似,结果却不尽相同。

维维豆奶被维维股份的多元化拖累,豆奶粉业务持续萎缩;娃哈哈至今还靠大单品过活。只有汇源果汁,坐上了风光上市、计划卖身给可口可乐、债务危机、被迫退市的过山车。

很难说汇源果汁走到如今重整的地步,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很多假设如事后诸葛亮一样泛滥:假设2008年卖给可口可乐、假设抓住饮料发展风口,以及假设朱新礼的战略决策没有失误等等。

创立早期,在朱新礼带领下,汇源果汁确实开创出国内饮料市场的全新品类,在泛滥的汽水品牌和外资碳酸饮料中,纯果汁产品成为独一份的存在。加之朱新礼力排众议通过央视广告背书,汇源果汁得以在全国爆红。

企业随即走上快车道,2007年在联交所上市,以24亿港元的总募资规模,成为彼时港股最大的IPO项目,总市值曾一举超过300亿港元。

不过,在2008年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折戟之后,公司的经营状况江河日下,债务危机、违规担保等接踵而至。

2017年底,公司债务规模达114.02亿元,2018年4月自曝42.82亿元违规借款,加之人事震荡、高管骨干出走,企业旋即走上退市之路。

据广发证券研报,2020年,汇源果汁销售收入已降至17亿元,相当于高峰时期2016年销售收入57.6亿元的三分之一。

汇源果汁产品在市场上惨遭围剿,城池失守。尼尔森数据披露,2016年,汇源100%果汁的国内份额为53.4%,2020年已降至15%左右。

重整之路

停牌期间,汇源果汁也曾有过挣扎。当时以资产出资方式,与天地壹号成立合资企业,试图恢复自我造血。不过,被双方寄予厚望的强强联合,仅仅维持3个月就戛然而止。

2021年6月,北京一中院正式裁定汇源果汁核心经营主体北京汇源饮料食品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汇源)重整计划,文盛资产成为重整投资人,重整后北京汇源将持有“汇源果汁”核心商标品牌和生产资产。

据天兴评报字(2021)第1947号资产评估报告,截至2021年7月16日,北京汇源全部资产市场价值约28.83亿元,其中,无形资产、股东资产及流动资产评估价值分别为18.538亿元、3.653亿元和6.487亿元。

根据公司破产重整专项审计报告,截至去年7月16日,北京汇源负债总额124.67亿元,资产负债率1140.99%。

文盛资产计划拿出16亿元,将债权清偿率由模拟清算的6.1%,提升至全额清偿。100万元以下债权全额现金清偿,100万元以上债转股。

按照这一计划,9成以上资金可用于北京汇源经营,加强生产、恢复市场地位,以便于在3-5年后冲击A股,为转股债权人和投资者带来回报。

文盛资产介入之后,汇源果汁签下易烊千玺代言,经营状况开始向好。据汇源果汁官网披露,今年1-7月销售业绩同比增长5.1%,其中线上渠道同比增长114.1%。

复兴汇源果汁,对于文盛资产来说并不容易。根据国中水务披露的报告显示,文盛资产2020年经审计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6.37亿元、1.04亿元;2021年未经审计营业收入为4.48亿元、净利润0.61亿元。

文盛资产已找好了下家。今年4月,其与国中水务携手,拟共同投资重组后的北京汇源,后者向前者支付履约保证金3亿元。

但国中水务自身经营状况也好不到哪儿去。2021年净亏9055万元,今年上半年再亏4191万元。其内部早有反对声,独董金忠德认为,公司当务之急是扭亏而非跨界转型,与文盛资产合作缺乏必要性,且与公司主业没有协同性,“风险极大”。

垃圾堆里“淘金”

文盛资产在公开场合异常低调,但在资本江湖,这家民营AMC机构早已暴得大名。

在接盘北京汇源之前,文盛资产通过股权拍卖方式,成为女装企业拉夏贝尔的大股东,帮助企业走出债务困境。

今年4月,文盛资产参与南京建工产业集团等25家企业重整。除此之外,还接盘了三盛宏业、泛海控股的部分资产。

文盛资产创始人周智杰早年先后在浙江世贸拍卖行、浙江暨阳拍卖公司任职。2003年,国内不良资产行业即将试水商业化,周智杰嗅到了机遇,设立了浙江文华,为收购不良资产提供尽职调查、收购及估价等服务。三年后设立文盛资产,从东方资产、中国信达手里收购8个资产包,将业务从服务咨询类升级到不良资产的直接管理,目前业务延伸到企业重组、资产包等业务板块。

经过十多年发展,文盛资产已成为不良资产领域的资本大鳄。公开信息显示,截至目前,文盛资产旗下管理资产规模(债权本息)达1232亿元,团队成员近300人。

作为头部民营AMC机构,吸引了高盛、黑石、信达、东方资产等国内外机构,在今年6月完成第三轮融资。

在资本助力之下,文盛资产频频在资本市场亮相,除介入上述北京汇源、拉夏贝尔等,2018年联合南通富豪宋小忠收购上市公司东方网络,2020年以9.2亿元收购春兴精工旗下两笔核心资产,随后参与互联网珠宝第一股刚泰控股的重整。

梳理发现,周智杰与鹏欣系关系较为密切。鹏欣系由江苏富豪姜照柏控制,旗下拥有国中水务、鹏都农牧、润中国际及鹏欣资源等4家上市企业。

2020年,文盛资产联手鹏欣资源设立上海鹏文欣盛,共同寻找、投资并处置抵押物为矿产资源的不良债权。另外,还和鹏欣集团(系姜照柏控制)旗下地产企业鹏欣房地产联合成立上海鹏文琰发展,从事租赁和商务服务等业务。

网站提醒和声明
特别声明: 以上内容(包括内容、图片及视频)全部来源于互联网用户发布,仅代表用户个人观点,我们不确定用户是否享有完全著作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在线反馈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友情推荐: 社博www.shebo123.com是一个垂直社区,用户在社博不仅可以分享知识和经验,还可以根据自己兴趣和爱好创建相关的社区。社博更像是一个开放式的社群,用户可以随时进入任何社区交流讨论与社区相关的内容。社博为中文互联网源源不断的提供多种多样的信息,来满足更多上网用户的需求。
   发布   分类  
公众号   移动端
  • 公众号
  • 移动端